kaiyun体育(中国)官方网站
2024-02-07 21:07:22

70亿拿下CAA但GUCCI老板根本不想玩体育?

分享到:

  拥有开云集团的皮诺家族以Groupe Artémis的名义,宣布对Creative Artists Agency(CAA)的53%股权进行收购,将这个全球头部经纪公司纳入了麾下。

  皮诺家族排名胡润百富第21名,而其家族投资公司Groupe Artémis最主要的业务之一,就是与法国LVMH集团、瑞士历峰集团并称「世界三大奢侈品集团」的法国开云集团,旗下更是拥有人们熟知的GUCCI、巴黎世家、圣罗兰等一线奢侈品牌。

  尽管此次交易的具体金额并没有被公布,但根据美媒Bloomberg在7月中旬的一纸报道中预估,皮诺家族与CAA背后曾经的控股公司TPG资本早就开始了谈判和商议,当时这笔交易的估值已经高达70亿。

  不过,皮诺家族收购的只是TPG资本手中的股权,因此原本作为少数股份持有者的新加坡的淡马锡(Temasek)控股公司,以及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的中国CMC资本,都将保持原来的角色,没有受到影响。

  而皮诺家族的青睐,来源于近年来CAA在业务本身的强劲表现。从1975年创立至今,CAA的业务已经扩张到影视、体育、音乐、艺术、互联网等多个领域,旗下的经纪业务掌握着许多全球范围内最为响亮的名字——从影视界的汤姆·汉克斯、布拉德·皮特,到演艺界的贾斯汀·比伯、碧昂斯、麦当娜等。

  而在2006年入局职业体育并专注签下篮球、足球、棒球等运动领域的运动员开始,如今的CAA拥有着孙兴慜、德文·布克、蔡恩·威廉姆森等世界顶级运动员以及韦德、波什、托尼·帕克等传奇名宿。2022年,《福布斯》更是连续第9年将CAA评为全球最有价值的体育经纪公司,运动员合同金额达到了178亿美元,仅一年之内,CAA便从中获取了近10亿的的交易佣金。

  事实上,从CAA本身业务组成来看,体育并不是占比最大的那块蛋糕,但即使这样,他们仍然影响着近几十年职业体育的进程。以NBA为例,詹姆斯和波什远赴迈阿密,与韦德组成三巨头这一改变联盟格局的重要事件,便是CAA团队一手促成的。

  此外,本着整合资源、扩大范围的目的,CAA还在2021年完成了对另一大经纪巨头ICM Group的并购,合并后的估值在当时就达到了50亿美元,再一次稳固了行业第一的位置,也为这次「改姓」皮诺埋下了伏笔。

  近年来,除了开云以外的另一大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在体育界动作频出,邀请C罗梅西拍摄「世纪同框」宣传照、赞助巴黎奥运会、合作职业联盟推出联名产品,都展示了他们对于体育界的重视。

  铺天盖地的成功跨界案例让他们获得了影响力上的交叉式增长,旗下主力品牌不落俗的设计语言成功延续了他们的口碑。因此,LVMH集团2023年财报数据显示,LVMH全品类依然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,时装皮具部门的销售额更是大涨20%,达到了211.62亿欧元,营业利润大涨14%至85.62亿欧元,营业利润率为40.5%。

  反观开云集团,因为一系列错误的决策和过于安全的品牌定位,旗下主力品牌GUCCI的消费表现依旧疲软。这也直接导致开云集团在收入上落后于其他的竞争对手。根据开云集团2023年财报,上半年销售额同比仅增长2%至101.35亿欧元,净利润大跌9.5%至17.85亿欧元,营业利润更是由增转跌。

  因此,在拥有开云集团的皮诺家族拿育基因深厚的CAA以后,类似「GUCCI要联动体育了?」的声音也在行业中出现,许多人会将这次收购看作开云在体育行业追赶大肆跨界的LVMN的手段之一,但结合交易当中的细节来看,事实可能并非如此。

  如同文章开篇所说,这次对于CAA的收购是以皮诺家族的投资公司Artémis的名义完成,而并非开云集团。收购发生后,CAA将和开云集团、佳士得拍卖行等并列成为Artémis旗下的投资业务之一,因此,这次收购带来的仅是在资产所有层面发生的改变,而并不涉及管理和运营。

  而Bloomberg的报道也明确指出,CAA将保持原有的管理团队:Jim Burtson将继续担任总裁,担任公司CEO的Bryan Lourd以及Kevin Huvane、Richard Lovett也表示继续担任联合主席,并做出了「继续领导该机构的长期承诺」。

  CAA没有赛事版权,没有体育场馆,最主要的体育资产就是运动员经纪业务,要说未来韦德、布克、孙兴慜等人的身影会更多地出现在GUCCI大秀上吗,答案是有可能,但可能也仅此而已。

  因为管理运营团队的不交叉,仅仅是「共同金主」,可能并不会给运动员们和品牌之间的联动或者合作带来太多便捷。

  此外,开云集团本身在近年对于彪马(PUMA)的态度,也证明了他们对进军体育暂时没有过多的想法。

  早在2007年,开云集团就完成了对于彪马86%股份的收购,但从2018年开始,开云便将彪马的许多股份分配给其他股东,其中也包括持有29%的Artémis。而在2020年10月,开云集团宣布以约6.565亿欧元的价格完成了对彪马约5.9%股权的出售,之后又在次年8月完成了另外5.9%的出售,因此,如今开云集团手中彪马的股份仅剩4%。

  开云某高管之前曾对外透露,对于彪马的抛售是为了让集团将主要精力集中到奢侈品业,让旗下的奢侈品牌获得更好的发展。如果开云真的有进军体育界的计划,他们完全没有理由放弃这样一个具有不俗影响力的运动品牌才对。

  未来,开云旗下品牌是否能够与体育界展开更多合作,目前仍是未知,但仅仅这次收购本身,我们似乎无法解读出关于这一趋势的更多信号。弗朗索瓦-亨利·皮诺收购CAA似乎就是看中了后者的强劲状态和发展势头,甚至将来在市场给出更好的反馈时抛出去也说不定。

  而回溯过往历史,类似的案例在成熟业态下也时有发生——2020年H.I.G资本对于SPORTFIVE的收购、ABG Group的一系列动作都是如此,背后的逻辑都是对于公司本身以及其中IP价值的认可。

  对于手握强大运动员矩阵的CAA来说,有了更雄厚的资本助力,他们在经纪领域的上升步伐,也将走得越发稳健。

  微信推送机制再改版,为防止走散,请将「体育产业生态圈」设为⭐星标,接收及时、优质的体育内容。

上一篇:中小企业网络化成长中的关系资本构建及财务风险防范
下一篇:年底扬州市中小企业将实现服务网络全覆盖